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chapter017
    洛白听完田七立的叙述,大概猜到他们对车厢里发生的事也是毫不知情,这才会想要从乘客这里得到线索。只不过提取记忆什么的,听起来有点黑科技啊。

     知道了田七立和孙五新的身份后,洛白有些纠结。她是知道整件事的真相的,但她不能说,至少在得到盛阳的同意前,她不能把虫族影魅的事情告诉他们。但如果不说,他们势必会继续调查下去,难免不会察觉到蛛丝马迹。

     出事车厢的监控设备被盛阳黑了,没有拍下她对付虫群的镜头,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里面少了一段记录,肯定会引起怀疑。乘客们当时都急于逃命,大概不会有人注意到洛白在车厢里做了什么,但万一有人看到了呢?哪怕只是看到一眼,也会引起田七立他们的注意。

     洛白低着头,这些想法在脑子里转来转去,怎么想都是挺麻烦的事。

     “洛白同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田七立观察着洛白的表情,见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咬嘴唇,很显然是在犹豫不决。

     洛白抬起头,面对田七立的提问,她不知该不该如实回答。

     “你们能不能把我的朋友带过来?”洛白最终决定这事还是交给盛阳处理好了,毕竟无论是来自未来的人类还是逃跑的罪犯什么的,盛阳才能做主要不要告诉他们。

     田七立朝身后的几个民警摆摆手,其中两个立即转身离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带着盛阳回来了。

     “药性大概还没有退,不过你放心,你朋友很快能……”田七立的话没说完,因为原本目光呆滞盛阳在走到洛白身边后,马上恢复了正常。

     “你怎么……”田七立很惊讶,要知道他们使用这种药物已经很长时间了,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提前清醒过来。

     盛阳瞥了田七立一眼,笑着说:“你们的药对我是不起作用的。”

     “怎么可能?”田七立嘟囔着。

     “事实上,我从头到尾都没被你们迷晕过,你们提取的记忆也是虚假的,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盛阳一点都不怕自己的话打击到田七立。

     洛白见盛阳似乎没有想要隐瞒他的与众不同,便戳了戳他的手臂,小声问:“现在怎么办?我们离开吗?”

     盛阳没有回答洛白的问题,反而问她:“你介意不介意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

     “这个……”洛白想了想,“只要不会被打扰到正常的生活,应该不介意吧。”

     “你要是同意的话,我想和他们合作。”盛阳所指的是田七立和孙五新以及他们背后的组织。

     洛白对盛阳打算同田七立合作的的想法没什么意见,于是点了点头。

     在洛白和盛阳旁若无人的商量同时,田七立和孙五新也在用眼神交换意见,他们看得出洛白和盛阳都不简单,但他们的身份调查却显示他们都是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接下来的时间里,盛阳大致向田七立和孙五新介绍了洛白的能力,当然他没有直接点名五感增强在未来属于“哨兵”的能力,也没有提到自己来自31世纪。

     “你的意思是,洛白同学的五感比普通人强出很多倍?”孙五新作为科技宅,比起田七立更加关注洛白的能力。他在问话的同时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很难想象她的五感都已经发达到人类望尘莫及的地步。

     洛白被孙五新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不管怎么说她还只是个二十岁的年轻女孩,被男人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总是很别扭的。

     田七立大概是意识到了洛白不自在,于是往前走了两步挡在他们中间,挡住了孙五新的视线。

     “洛白的五感增强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盛阳的语气里满是自豪,尽管洛白根本不知道明明是自己的五感增强了,他有什么好自豪的。

     “所以你才能发现走廊里的电流陷阱。”孙五新总算是想明白了洛白是怎么躲过电流的。

     盛阳自称认识“猎鹰”,田七立和孙五新听到这个名字后十分惊讶,他们看洛白和盛阳的眼神也发生了某种变化。洛白从几个人的谈话中大致听出了“猎鹰”其实是一个人,他(或者是她)经常会出现在各种神秘事件附近,会给遇到这些事件的组织或个人提供帮助。“猎鹰”对神秘事件的所知远远超过田七立他们隶属的安监局,田七立作为安监局的一员,自然听过“猎鹰”的名字,只是像所有听过这个名字的人一样,从来没有见过他。

     如今盛阳竟然自称认识“猎鹰”,他们当然会觉得惊讶。

     盛阳告诉田七立,在火车上使三个大活人变成白骨的是一种人类未知的外星虫族,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火车上。为了防止引起骚乱,洛白已经将这些虫族消灭了,而他们在火车上发现的黑色物质是虫族的尸体。不过这种外星虫族的尸体会因为地球上的氧气含量与它们的母星不同而迅速分解,所以即便是收集了它们的尸体也没有什么用处。

     田七立一边听着盛阳的叙述,一边同他的上司通讯,将盛阳所说的事情全部传回组织总部。

     “所以,这次的事你们就算继续调查下去,也只是悬案而已。”盛阳做了最后的总结。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我们也不能什么也不做。”田七立摊手,这毕竟是他们的工作,就算明知道调查不出什么结果,也不能真的不理不睬。

     最终,田七立派人送盛阳和洛白离开了,临走前还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说是如果有其他需要还会联系他们。洛白问田七立那些乘客怎么办,田七立说他们身上的药效大概要到明天早上才会失效,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人会负责将所有乘客一一送回,这样第二天早上乘客们大概只是不太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家的。

     洛白和盛阳坐在车上,负责开车的是田七立的一个手下,他换下了民警的制服,默默不语的开着车。这一路上洛白其实有很多话想问盛阳,只是碍于有外人在,她只好暂时忍下了。

     车子到达洛白学校门口时,差不多已经是午夜时分。司机在洛白和盛阳下车后,没有多说一句话便开着车离开了。等到车尾灯消失在夜幕中,洛白才和盛阳一路溜达回女生宿舍楼。

     两人走回女生宿舍楼外时,宿舍楼的大门早就锁了,不过不要紧,洛白知道怎么从卫生间的窗户翻进宿舍楼里。因为已经是大三的学生,宿舍的管理也比大一大二的时候松了许多,经常有女生和男朋友在校外过夜,尽管学校三令五申不许学生外宿,但却屡禁不止,更何况一些学生会偷偷塞给宿舍管理员一些好处,宿舍管理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了。

     洛白不用担心宿舍管理员发现她在熄灯时不在宿舍,而她室友们自然也不会多嘴多舌。

     “你真的不需要我送你进去吗?”盛阳此时正站在女生宿舍楼外的花池边,宿舍楼里漆黑一片,大部分学生都已经进入梦乡。

     “不用,这里是女生宿舍楼,你又进不去。”洛白看了一眼宿舍楼卫生间的位置,一层的窗户外面安装了护栏,但从二层往上都没有护栏,负责做卫生的同学经常会把拖布挂在窗户边上晾晒,因此很多卫生间的窗户都不会关。

     “对了,你今晚住哪里?”洛白这时候才想起来,盛阳好像没有地方住。

     “我在你们学校附近有一处房子。”

     “房子?”洛白略惊讶,“你之前说过,曾经到过我学校,你是不是跟踪我很久时间了?”洛白可没忘记盛阳今天白天的时候还用全息图像帮她在学校答了到,她当时没有追问他为什么会提前把全息投影仪留在她学校里并不代表她没注意到这件事。

     面对洛白的质问,盛阳没有一丝隐瞒:“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

     “……”

     洛白原本以为盛阳不过跟踪了自己几天,没想到竟然有三个月这么久,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完全没有察觉到。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算得上是跟踪狂了?”洛白并没有因此生气,只是一想到有人暗中跟踪了自己这么长时间就会觉得怪不自在的。

     “我只是会忍不住想要看着洛白啊,毕竟你是我在21世纪找到的唯一可以帮助我的人。”盛阳直视着洛白的眼睛,没有因为他的跟踪狂行为表现出一丝的不好意思。

     “……我猜未来世界的人,基因里一定缺少了‘羞耻’这一项。”洛白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盛阳听出了洛白对他的挖苦,不过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事实上洛白在某种意义上说出了真相,当然,这个真相他暂时不会告诉她。

     “你先去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找你。”

     “明天下午吧,我上午要上课。”洛白说完转身走向卫生间窗户的位置,刚想攀爬护栏,忽然又回过头问盛阳,“这个手镯我带着没关系吗?不会半夜忽然启动护盾什么的?”经过两次使用,洛白觉得这个手镯上的气体护盾真的是太危险了,万一不小心触动机关就麻烦了。

     “放心吧,暂时只有我能控制程序启动,接下来几天我会教你如何控制它。”

     洛白点了点头,本来她还想打听猎鹰是什么,不过现在的时间确实太晚,只好暂时压下了好奇。

     洛白抓着一楼窗户护栏轻轻往上一跃,人就挂在了护栏上,她身体轻盈的顺着栏杆有向上爬了几步,摸到二楼的窗台边缘。

     二楼的卫生间没有关窗户,洛白很轻松的便从窗口爬了进去,当她跳进窗户里面,想去洗洗手上的灰尘时,迎面却看到一个女生飘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