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chapter039【倒V章 】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洛白就醒了过来,或者更准确的说,她整晚都没有睡着,努力回忆照片上的那个人是否在曾经在她的生命中留下过哪怕一丝一毫的记忆。然而事实证明,无论她如何绞尽脑汁,那个人的身影也只是存在于照片中。

     洛白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消失了二十年,都从来没有想起过自己的父亲,会忽然回来见她,难道像许多小说或新闻里说的那样,因为年纪大了没有亲人又身患绝症,所以才会想起她这个女儿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和妈妈岂不是要担起他的生活?需要帮他治病吗?他要住在她们家吗?她和妈妈是否有能力再承担另一个人的开销?

     洛白发现比起马上要见到从未谋面的父亲来说,自己更担心的是他的出现打乱她们母女的生活。

     “洛白,检票了。”盛阳提醒已经走到检票窗口却因为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迟迟没有拿出车票和身份证的洛白,检票员已经有些不耐烦,跟在他们身后的乘客也在窃窃私语。

     “啊?”洛白的注意力被盛阳拉回到现实,这才发现检票窗口的工作人员正伸着手找她要车票和身份证,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来交给对方,假装没有看到工作人员因为她耽误了工作而不满的表情,收回车票和身份证后走进候车大厅。

     “时间还早,你要不要吃点东西?”盛阳追在洛白身后问她,她一早上都表现得神不守舍,如果不是他跟着,洛白险些坐错了开往火车站的公车。

     洛白踮着脚寻找候车大厅里的空座位,最早一趟回a市的火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会发车,但她已经有些按耐不住,甚至想过要不要坐盛阳的那个飞行器回去。当然最后洛白还是选择了坐火车,因为她妈妈很清楚从t市回a市的时间,如果回去太早了,解释起来也挺麻烦的。

     “那里有座位,我们过去吧。”洛白发现了几个空座位,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因为临近年关,许多外出打工的人陆续回老家,候车大厅里大部分都是带着大包小裹的民工,还有人带着年幼的孩子。在洛白坐下不久,旁边的座位也被一家带着好几个大包袱的民工夫妻占了,他们把包袱放在椅子上,然后站在座位旁边不停的用方言交谈着。这对夫妻还带着两个孩子,一个走路还不稳当的男孩和稍微大一点的女孩。女孩在座位中间的走道上跑来跑去,她的弟弟摇摇晃晃的追着姐姐跑,不一会儿就跑出了洛白的视线。

     “你弟弟呢?刚才不是跟着你呢吗?跑哪里去了?”

     就在洛白闲着无聊正在刷手机看新闻时,旁边的那对夫妻中的妻子忽然喊了起来。她弯着腰用手拽着女儿外衣的袖子,追问着她弟弟去哪里了。

     女孩的年纪也不大,最多不过六七岁,被妈妈这样一逼问,吓得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快点说你弟弟呢!”女人更急了,她用力摇晃着女儿的肩膀,把女孩摇得几乎站立不稳。

     男人也发现儿子不见了,在女人逼问他们的女儿时,焦急的四处张望。然而候车大厅里这么多人,一个还没有椅背高的小娃娃淹没在人群中根本无法找到。

     女人见从女儿的嘴里问不出儿子的下落,急的把女孩推开,往前跑了几步,到处寻找儿子的身影。

     女孩被她妈妈推倒在地,哭得更厉害了,可她的父母现在因为儿子失踪了,完全没有精力理会女儿的哭嚎。

     四周的乘客们被这一家子闹得全都在关注他们,却没有人能帮上什么忙。

     洛白看女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父母却没有回来安抚她,于是站起来走到女孩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又拍掉她裤子上的灰尘,哄道:“乖,不哭了。姐姐这里有糖,要不要吃?”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坐公交车时为了换零钱买的棒棒糖。

     女孩站起来之后还在哭泣,一边哭还一边叨念着没看见弟弟去哪里了。

     这时女孩的爸爸在周围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儿子,又跑回来看女儿,见洛白蹲在他女儿身边正在和她说话,还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递给女儿。

     “你干什么!”男人两三步跑到洛白和女儿身边,一把将孩子抱起来搂进怀里,然后警惕的瞪着陌生人。

     洛白有些无语,她不过是看女孩哭的太厉害了,才过来哄一哄,没想到被当成了坏人。

     “我看她哭的厉害,所以哄一哄,没有别的意思。”洛白解释了一句,打算退回到座位上去,反正女孩的爸爸回来了,她也不必多事再去哄女孩。

     这时女孩的妈妈也回来了,她身边还跟着两个在候车大厅巡逻的警察。女人抽抽搭搭的跟警察说明了儿子跑不见的情况,男人在看到警察的一瞬间,立即上前两步抓住了洛白的衣服袖子。

     洛白被男人抓住衣袖时下意识的反手按住了他的手腕,还没等她拧着男人的手腕把他推开,他已经朝着警察喊道:“警察同志,就是她,她刚刚想抱走我家丫头,我小子也肯定是被她抱走的。”

     洛白:“……”这年头当好人都能被人误会啊!

     在男人抓住洛白衣袖时,盛阳也凑了过来,他皱着眉厌恶的盯着男人脏兮兮的手,在男人跟警察说话的空档伸手把洛白的衣袖从男人手里抢了出来。

     “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盛阳将洛白拉到身后,挡在她和男人中间。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好奇的打量着这几个人,纷纷猜测是不是有人在拐孩子的时候被孩子父母抓了个现行。

     男人还在嚷嚷,说洛白想要抱走他的女儿,所以他儿子的失踪一定和她有关,说着还不忘让警察同志一定要把这两个人贩子抓起来。

     洛白连连解释自己只是看见女孩摔倒了在哭,才会抱她起来哄一哄。可男人偏偏不信,就连他的老婆也跟着他的话头开始指认洛白偷走了他们的儿子。

     洛白简直是无语到了极点,怎么讲对方都一口咬定她是人贩子,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两个警察站在当事人旁边,一边安抚农民工夫妻不要吵闹,一边打量着洛白和盛阳。他们见两人没有带行李,衣着打扮看起来像是学生,但既然有人指认他们是偷孩子的人贩子,只好先将几个人都带回了候车大厅的警务室里,再慢慢询问。

     “怎么回事,说吧。”一名年纪稍大的警察坐在桌子后面,面前铺着一本记录册,他严肃的盯着屋里的几个人,手中的笔在记录册上刷刷的写着什么。

     洛白刚想跟警察说明自己被人误会了,民工男已经抢先开了口。

     “警察同志,这俩人是人贩子啊,我们家小子肯定是被她同伙给抱走了,趁我们去找儿子的时候,她还想抱走我家丫头啊。警察同志,您快点把他们抓起来,我儿子说不定还没被卖掉,还能找回来。”男人激动的身体前倾,几乎扑到了警察的身上。

     “你坐好了,别激动,慢慢说。”警察推开男人,目光看向洛白,问道,“他说你要抱走他女儿,是怎么回事。”

     洛白斜眼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咬牙切齿把她当成万恶的人贩子的农民工夫妻,解释道:“我当时只是看见小女孩哭的厉害,所以去哄了哄,我没想把她抱走。”

     “骗人,你还想给我家丫头吃*药呢!”男人立即反驳道。

     “别吵吵!”警察敲了敲桌子,男人这才安静下来。

     洛白继续解释:“我是想哄她不要哭,拿了棒棒糖给她,不信你们检查一下,是不是普通的棒棒糖。”洛白指了指放在警察桌子上,被男人指认是乖小孩用的*药的棒棒糖已经被警察没收。

     警察看了看洛白,又看了看民工夫妻。洛白虽然确实抱了女孩,还给了她糖,但单凭这点就指认她是人贩子证据不足,更何况洛白的身份证、学生证还有火车票都已经确认了是真的,这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估计是好心帮这对夫妻哄孩子,结果被误会了。

     而这对夫妻的儿子丢了之后不但没有仔细寻找,反而一口咬定是坐在他们旁边的女学生抱走了他们的儿子,有些不太对劲儿。

     想到这里,警察问道:“从你们儿子不见了,到你们发现她想抱走你们女儿,这中间有多长时间?”

     “时间?”男人闭眼想了一下,答道,“三四分钟的时间吧。我和我媳妇往前去找了找,没看见,就想回来问问丫头,看没看见她弟弟往哪个方向去了。一回来就看见她想抱走我丫头。”

     这时站在男人身后的女人插嘴道:“我刚往前走了不远就看见了警察同志,赶紧跟你们说明情况。这候车大厅人这么多,我家小子才四岁,被人抱走都不会哭闹。”

     “你们怎么这么肯定孩子是被人抱走了?也许是在周围玩呢,怎么没仔细找找?”警察问。

     “我找来啊,没找到啊,肯定是被人抱走了!”男人越说越急,又想要站起来,见警察又要敲桌子警告他,才悻悻地坐回去。

     洛白坐在旁边听警察问询民工夫妻,她不太懂警察问话的流程是什么,但听来听去好像重点不是孩子丢了,而是这对夫妻没有立即去找孩子。

     盛阳站在洛白身后,他推了推她的肩膀,小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没发现这对夫妻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洛白歪头看盛阳,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民工夫妻还在和警察争辩他们是担心女儿也被人抱走才没有立即去找儿子,没有注意到洛白和盛阳的对话。

     盛阳垂下头说:“他们是不是在说谎?”

     说谎?洛白眯起眼睛,将注意力集中在听觉神经上,屋里几个人的心跳声依次进入她的耳朵了,她很快分辨出民工夫妻的心跳声。在他们回答警察问话时,男人的心跳速度没有太大的起伏,但女人的心跳声却时快时慢,尤其是当提到他们的儿子是被人抱走的时候,女人的明显因为紧张而加快了心跳和呼吸频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