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第2章 :金色令牌
    伪装后的辛旭来到九宫拍卖行的门口,却被门卫拦了下来,这里的两个门卫,竟然也是武者九段。

     “进入第一层,需缴纳一百下品灵石。”

     辛旭想了一想,将体内的丹气放出一二,漫天金光照映在九宫拍卖行的上空。

     从九宫拍卖行的内部传来一阵嘈杂,紧接着的就是一阵脚步声。

     一个白发老者出现在了辛旭的面前:“请问这位炼丹师前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这位白发老者是九宫拍卖行的首席炼丹师涂东。

     辛旭瞧了一眼涂东,淡然开口:“丹气绿色,不过较淡,四品炼丹师中属弱的,报上姓名。”炼丹师级别可以通过丹气来观测,前七品丹气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八品的话旭日大陆是很少出现了,估计现在也只有辛旭知道,是黑色的,至于九品的话,金色。炼丹师每一品都分初期,中期,后期,巅峰,丹药也一样。

     白发老者老脸一红:“晚辈涂东。”

     辛旭暗中偷笑,不过表面上却是十足的前辈模样:“吾名妄天,你可称我为妄天老祖,今日你我有缘,给我准备龙舌草三份,七星叶两份,红眼果两份,霜露草两份,老夫半月后赐你机缘,保你进入四品中期。”

     白发老者不知道金色的丹气到底是什么级别的,但是前四品什么颜色他还是知道的,所有他认定辛旭的炼丹水平在他之上。这关乎着老者的未来前途,他自然不敢马虎:“是,前辈。您稍等片刻,我去药房拿材料,这是我九宫拍卖行的令牌,您可以到里面去看看,马上就是一个月一次的拍卖会了,您可以通过这个令牌赊欠一百万下品灵石。”

     “恩。”辛旭接过老者递过来的令牌,令牌的颜色正是金色的。

     辛旭又是装作大师风范,说道:“我初来此城,是为了我的一个徒弟,也没有准备灵石。罢了,最近我就炼几炉丹药送到你这里来拍卖。”

     白发老者赔笑道:“能被前辈收为弟子的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辛旭此时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他现在要给自己找一个靠山:“我当日神游到此地,发现一根好苗子,便是收作我的九徒儿,正是辛家族长的儿子辛旭。他虽然武学天赋不佳,炼丹等方面却是极具天赋。”

     白发老者疑惑不解:“前辈,据我所知,那辛旭没有任何其他天赋。”

     “哼,真正的好苗子又岂是你等可以看出来的。”辛旭故作生气的样子,有说道:“我最近有事要回去一趟,这期间你们拍卖行帮我好好照顾我的徒儿,下次我回来,赐你们一枚龙涎丹,此丹为五品后期丹药,可以让一名武师九段的人突破,并且增加一百年的寿命,如何?”

     白老(四个字太麻烦了)连连点头,保证完成任务,心里也是想到:这辛旭成为这位前辈的弟子从此就翻身了,辛家也会因此得福,必须要赶紧与辛家打好关系。

     辛旭告别老者之后就是走进拍卖行,真准备上第二层却听到了不该听的。

     “哎呦,九宫拍卖行现在如此落魄,连一个老头也会放进第二层啊!”身后有一位女子正说着刻薄的话。

     辛旭回头,打量着,容貌上乘,姿色上乘,天赋也不错,还是紫色令牌,想来就是那个城主的女儿了,就是话毒了一点。

     那女子见到辛旭转过身子,“肆无忌惮”地看着自己,顿时恼火起来,右手一摆:“来人,给我挖了他的眼。”

     在女子的身后站出一人,看着气息分明是武师级别的,以辛旭武士六段的实力就是找死。不过辛旭并不着急,因为有人更着急。

     “住手——”白老气的老脸通红,他刚刚与九宫拍卖行的会长汇报,并且会长让他一定要好好结交这位尊贵的炼丹师,可是他刚把那些草药拿来,就看见自己的徒弟要出手挖了他的双眼。

     女子还没有意识到白老的意思,以为白老只是气她在拍卖行出手,马上抱着白老撒娇道:“老师,我不就是杀一个老头子嘛,谁让他看我的。”

     白老真是笑也不是骂也不是:“雁卉啊,你糊涂啊。”当下也不再理会女子,而是转过身将草药给辛旭,并道歉道:“前辈,我的徒弟不懂事得罪您,还望你看在她年纪尚小的份上不与她计较。”

     宁雁卉此时怎么可能还发现不了,自己刚刚要杀的人可以一个连老师都要叫前辈的人啊。“前辈,小女子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哼——”辛旭没有理会二人,只是拿走草药。刚想进二楼,又是猛的回头:“十六岁还只是一品巅峰炼丹师,天赋太差,想我的九个徒弟,不说老九,其他的就是最差十六岁都已经三品了。若要突破瓶颈,一百万下品灵石,准备归元丹材料三份,包你五年内二品巅峰。武徒九段?一百万下品灵石,筑基丹材料五份,隐灵丹材料三份,五年内步入武师。要与不要自己选择。”

     两百万下品灵石,造就一个二品炼丹师和一名武师,可以说很值,更何况她是城主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差钱。

     “谢谢前辈不计前嫌。”宁雁卉恭敬地跟着辛旭,丝毫没有之前的那股凶猛的样子。

     辛旭却是心中暗骂,若不是最近老子缺钱,谁吃饱了撑着给你炼丹,那么多材料可以炼好几炉丹药,到时候还能卖不少钱,老子真是太聪明了。

     一切事情都搞定了,辛旭也是走进了第二层。现在第二层的拍卖会还没有开始。

     宁雁卉好奇地问道:“前辈,不知您那几个徒弟到底有多厉害?”语气中没有丝毫的妒忌,她对待强者倒也是没有什么心思在,这种赤子心性对于修炼有大好处。当然如果她对待弱者也是一样的话,辛旭对她的感觉会更好。

     辛旭这是也是一顿胡编乱造:“大徒弟,年三十七赵鹤轩,修为武皇七段,六品巅峰炼丹师,同样也是一名六品巅峰道符师。二徒弟东方夏烟年三十三,修为武皇六段,七品初期炼丹师。三徒弟宓承基年三十三,武皇一段,六品巅峰炼丹师,六品巅峰炼器师,六品巅峰召唤师。四徒弟温阳曜,年三十二,武王九段,七品初期炼丹师,七品初期道符师。五徒弟古妙晴年二十八,武皇一段,六品后期炼丹师,六品后期召唤师。六徒弟司空明辉年二十七,武皇三段,六品巅峰炼丹师。七徒弟成博瀚年二十五,武王七段,六品巅峰炼丹师。八徒弟岑颖年二十二,武王一段,七品初级炼丹师,六品初级召唤师。九徒弟是你们城中之人,名辛旭,十四岁,以前没能遇见他,现在遇见了老夫保他二十岁以前突破武王,而且他有四门天赋,二十岁以前别的不说,炼丹必然在六品以上。”

     宁雁卉现在可是认定辛旭为大师了,对他讲的话可以说是不敢有丝毫怀疑啊,当下也是惊叹出声:“啊——前辈岂不是更厉害。”引得周围的人转头。

     辛旭不语,宁雁卉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也是闭上了嘴巴。